无棣资讯

发布投稿
客服热线0543-5070686
  • 广告
  • 浅冬无棣古城赏残荷

    2020-12-13 16:07:58

    来源:无棣旅游   作者:李文明

    阅读:412

    评论:0

    [摘要] 它艳丽时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它残落时,仍有着生命的傲骨,不肯摧眉折腰。它又似乎在告诫人们:花也好,人也好,活的都是心态。
    丛林塔影今犹在,
    十里荷塘显雏形;
    谁取天街瑶池景,
    移来人间落古城。

    从东城门走进无棣古城,首先映入你眼帘的是荷花湾。荷花湾北畔有一雕梁画柱的古亭叫做无棣印象。

    无棣印象与他处迥然不同,以传统的“堆山”造园手法,一改原有的平地感觉。漫步其中蜿蜒小道,水下可观锦鲤戏荷,廊上欣闻鸟语声紧。

    南望江南金街粉墙黛瓦;再见伊人,芙蓉桥上,在水一方;大觉寺、海丰塔倒影水中,塔身亭亭,倒影丽丽,殿阁映辉。东见栈道曲曲,荷叶田田。

    已是浅冬。
    一池残荷在风中摇曳着,在凛冽中站立着。曾经的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如今只剩这一池枯荷零乱而美丽着。

    残荷有独属于它的美,不过残荷的美,也不是谁都能够欣赏的。有人嫌它残破枯萎,有人却爱它凄清冷寂。固有唐代诗人李商隐深情不减写下千古名句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。

    近几日,我一直想沉下心来写点东西。相比于夏日里娇艳的鲜荷,我更喜欢冬天枯傲的残荷。

    作为一名省市县三级在册的摄影会员,我每年都约三五好友,扛着机子,冒酷暑,撑舢板,误藕花深处。不只惊起一滩鸥鹭,也收获不少自我角度的“孤芳自赏”,兴奋不待,发至朋友圈共享,竟赢得“一定成就”的点赞,点赞的不只是朋友的朋友,还有领导的领导。

    然而,最让我痴迷的是谁也不叫,老伴也不让跟着,独自一人,到雪后的荷花湾畔,支起相机,静拍,拍静,拍枯,拍残,拍冷,拍孤独……。

    16年我写过一篇《莲的心事:一生为荷而来》献给市政、园林处的干部职工。12月又写了一篇《残荷 • 你是一曲寒冬跳动在我心中的音符》;2017年写过一篇《五月莲︱初荷出水清香嫩,人生何处不相逢》。

    今年629日,看了王秀丽局长发的抖音《你还记得海丰塔旁的夏雨荷吗?》,当晚触景生情,一气呵成,写下《情归荷处︱无棣古城,为荷而来,一湾馨香,我为荷狂》,积多年赏荷心得,将赏荷归类三大阶段,窃以为一个人只有经过这“三个阶段”才能达到赏荷不看荷,情归荷处的境界。

    第一阶段叫赏荷是荷。看花是花,只是好看而已,一通大赞过后,随即就扔到脖子后头。

    第二阶段是赏荷看骨。能够体会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风骨,赏荷入心,这是对荷花的细品。

    第三阶段是赏荷无荷。身处荷塘,满眼荷叶不见荷花,有既无,无即有,无中生有看荷花,凤凰涅槃,把自己完全融入到大自然中,与荷相融,达到荷即我,我即荷之境界。

    今冬,我们换一个角度,疫情之下再写《残荷》。
    冬天的北国,虽不是荷花怒放之季节,但冰封霜裹中的残荷,依然向人们展示着一缕圣洁,续写着荷花的辉煌。

    一、残荷是浅冬里的简约之美
    它们枯枝交错,或卧或立坚守在这片寂寞了的荷塘。斜卧水面的枯叶,被大自然雕琢的千姿百态;倒立水中的荷干,匍匐前行裹挟着摄人的心魄;而沉浸水中的莲实,一颗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,正脉脉含情,展示着“每一年为你花开一次”的初心和本真。

    那一池败落的线条,抽象简洁、出其不意、毫无章法,却又整齐有致、错落相宜。岁月这位高超的水墨画家,以一种简约、古朴、白描的笔法,勾勒出浅冬枯荷的纯厚、苍拙和不卑不亢的落拓不羁。

    二、残荷是浅冬里的坚守之美冬天凛冽的风雨,无情地拍打在枯荷上,可那零落的叶子和莲蓬仍固执地坚守在湖面上。这就是残荷,它艳丽时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它残落时,仍有着生命的傲骨,不肯摧眉折腰。它又似乎在告诫人们:花也好,人也好,活的都是心态。

    人以心为主,心动则热,心劳则汗,心恐则憟,心惊则颤,心忧则癖,只有心思放淡,淡泊名利,方可如残荷一样,无欲则刚,不以生徇物,不以心徇名,不以命徇利。残荷之美,美在坚守。残荷,你是一曲寒冬跳动在我心中的音符。

    三、残荷是浅冬里的蕴藏之美
    残荷是生命的记录。从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懵懂,走过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热烈,还来不及回味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的凄美,就迎来“荷香依稀辨,残影满塘霜”的萧瑟。我不由想起吴承恩《西游记》中的一句话:一叶浮萍归大海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

    生活就是这么无奈!自然界中哪一种生命,都无法躲得过枯荣的宿命。这不是繁华落尽后的落寞,而是一种时间的永恒。那枯萎的枝条和飘曳的残叶,在空空的池塘中,淘尽了色彩的斑斓和生活的喧哗,在清冷萧瑟中,它坦然面对枯荣,静观世态沉浮,在生命的守望与历练中更加成熟和坚强。

    而那些埋藏在淤泥深处的莲藕正在苏醒、复活、发芽,积蓄力量,静静地等待着春天的来临,准备生命的再次勃发。这何尝不是在启示我们遇事要豁达,乐观,开朗。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?

    有人说世界上能真正体会生活之美好的人只有两种:孩子和看透世事的老者。孩提时代天真快乐,是因为他们想得简单;老人宁静安详是因为他们看过了繁华、历经了沧桑。

    如果说,初夏的荷是孩童,有着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纯真。那么,浅冬的残荷就是历经繁华的老人,在经历了绽放后,删繁就简,将冗杂剔除,追寻着内心的丰盈和灵魂的澄净。

    残荷以自己的生命意象,诠释着时间和未来,满蓄着生命不息和厚积薄发。这就是我一直要写《残荷》的目的和原因。

    作者:李文明

    640?wx_fmt=jpeg.jpg (45.08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下载附件

    6 秒前 上传


    关键词:

    人已打赏

        ×

  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  • 1元
        • 2元
        • 5元
        • 10元
        • 20元
        • 50元

  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  ×

  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  无棣旅游

        无棣旅游

        24文章
        6450总阅读